远古时期,一场灭世大战几欲毁天灭地!

那时候的盘古神界并不像现在那样稳固,众多各方势力的远古大能强者们,拥有着几乎能够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一点从杜龙当初达到帝阶实力,重返仙凡世界那无比强大恐怖的破坏力,就能够瞧出一丝端倪来了。

那场灭世大战,直接导致了原本陆地要比海洋面积更加宽广无数倍的盘古神界,最终演变成为现在这副模样。

成片成片的陆地沉入汪洋大海之中,那场大战最终将盘古老祖这位创世之神给惊动了,一向不会轻易插手盘古世界内部事务的他,终于忍不住直接出手干预了那场灭世大战。

最终导致了蚩尤大魔神被分割成亿万份,分别囚禁于亿万仙凡小世界当中去了,至今都未能得以脱困而出!

也正是因为如此,与原始部落联盟正面对抗的飞升者联盟阵营,才能最终获得那场胜利!

也就是说,若非盘古老祖忍不住亲自出手干预的话,鹿死谁手还未尝可知,而现在的盘古神界到底还能否有四大洲存在都不好说了。

就是在这样一场旷古难遇的灭世大战当中,血海这片原本属于原始人族领地的陆地沉没了,在亿万年岁月的漫长演变过程中,一座座海底火山拨地而起。

有一些火山喷发积累化为一座座血海岛屿,还有一些火山因为喷发的物质不免多,最终变成为海底能量火山,同时也变成为海底众多变异海族的栖息之地!

在血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漫长变迁过程中,原本居住在血海外围海域的人鱼一族逐渐适应了血海的险恶环境。

他们也和众多侥幸存活下来的原始人族一样,发现了那些能量火山的巨大作用,开始疯狂地占据那些能量火山,并努力提升变异人鱼一族的整体实力。

清纯黄姿琪海风里绽放

随着时间推移,变异海族最终无法避免地与原始人族在争夺能量火山岛屿的过程中,爆发了一次次的生死大战。

最终的结局自然以变异海族完败结束,为了能够继续在血海当中生存下去,他们只能转移进入那些并未曾被原始人族发现的海底火山,在其中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变异人鱼族都不敢轻易冒头与原始人族正面争锋,他们就像是受伤的野兽一样,躲藏在危机四伏的海底能量火山当中,静静地舔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在此期间,他们不敢跑到海面上去跟原始人族进行正面交锋,却也趁着对方并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机会,不断地冒着生命危险在血海深处搜寻着一座又一座海底能量火山。

他们只要成功寻获一座海底能量火山,就会在那里建立起新的秘密据点,在不断借助海底能量火山提升实力的同时,也在做着狡兔三窟的多手准备!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变异海族发现了这个拥有三座海底能量火山的海域,也发现了这三座海底能量火山所喷发出来的原始能量,要比其它地方明显浓郁许多倍。

当时的变异人鱼族高层,毫不犹豫地将这里确定为老巢所在地,开始在这里大兴土木,建造出变异海族在血海当中占地范围最大的一座秘密总部!

也就是在他们大兴土木,开始建设这个秘密总部老巢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一块被掩埋在火山物质当中,造型极为古老的空间阵石。

随后,他们在那块无比古老的空间阵石内部,发现了一座极其强大的远古法阵,最终成功将其布置在了这个海底世界,形成杜龙所看到的这座强大守护法阵。

在始干的讲述下,关于这座强大守护法阵的来历终于被揭开神秘面纱,就这样展现在杜龙的面前!

“原来如此!”杜龙听完始干的讲述以后,当即恍然点了点头,最后却有些失望地开口说道:“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看来你所提供的这些信息对我也没有太大的帮助,我也找不到任何理由继续留你一命!”

“不!大人有所不知!”那团始干的神魂能量体猛然颤栗了一下,为求保命慌忙急切地开口解释道:“据小的所知,这座足以毁天灭地的远古法阵,乃是一座来自玄天世界之外强大域外世界文明的产物!”

杜龙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体猛然一震,显然是被始干的话语给震撼到了,随时修为实力的不断提升,他逐渐开始对于域外世界文明有了一定的了解。

故而,他非常明白任何涉及域外世界文明的产物,往往都会非常珍贵与强大!

例如,在域外强大文明眼中最基础的魂体九煅与魂体融合功法,相对于盘古世界而言却是足以让各方最顶级势力都趋之若鹜的存在。

曾经还因为这套功法,间接导致了极远古时期那场灭世大战的爆发,最终完改变了整个盘古神界的格局!

此刻,杜龙在现实世界的神情为之狂变,可却并没有开口多说什么,相对于镇妖塔内的始干而言,他仅仅只是继续在保持沉默,在安静地倾听他继续讲述下去罢了。

这一刻,杜龙虽然有千言万语,却并未曾乱了方寸,一旦流露出对此事过度紧张的态度,用脚址头也能够想到对方会借机拿这个问题来要胁自己了!

始干稍稍停顿了一下,见杜龙并没有开口追问自己,当即也没有想太多,而是继续顺着自己的话茬讲述下去。

“我之所以要说那是一个极其强大域外文明的产物,原因就在于这座守护法阵有一份说明,当中曾提及某个强者获得该法阵后,被无数势力派出的强者围追堵截,最后经过九死一生的大逃亡以后,在其重伤生命垂危之际来到了我们这片极其偏远的世界!”

“想必。。。大人应该已经亲身体会到这座守护法阵的强悍之处了吧?!而这也仅仅只是该大阵最强威能之万一啊!”

“你没有开玩笑吧?!”杜龙有些不敢置信,忍不住开口反驳道:“我承认该法阵威能确实很强大,可若是这还仅仅只是其真实威能之万一,那也太扯淡了吧?!”

“大人!”似乎听出杜龙语气当中的不满,始干当即开口解释道:“小的原始用灵魂发誓,绝对没有在此事上欺瞒您半句!”

“由于该法阵实在太过难以掌控的缘故,小的根本不敢轻易动用它来杀敌,因为只要稍有不慎便会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还真有这个可能性!”杜龙脑海中猛然闪过刚刚大阵发威时的可怕场景,这才有些赞同地回答道:“你刚才操控大阵的时候,确实显得有一些。。。力不从心!”

“没错!”始干慌忙猛点头回应道:“该法阵不仅结构极其复杂难以布置,而且还极其难以被操控,它并没有阵灵生命辅助操控,只能凭借着法阵主人的强大神魂之力去操控,而小的神魂境界实在是太低了啊!”

始干倒也清楚自己的弱点,丝毫没有因自揭短板而羞愧的样子,他非常明白自己面前这位猛人无论是神魂境界还是真实战力,都是碾压自己的存在。

“没有阵灵控制法阵?!只能通过个人的神魂能量来操控一座大阵进行攻杀?!”杜龙眼睛猛然一亮,立即想到自己成功完成九煅圆满的神魂本源。

在这一刻,他终于多少有些明白!

相比于盘古世界而言,通过神魂之力去操控一座大阵确实非常困难,可相对于域外强大文明而言,拥有着神魂九煅甚至是超越九煅的强者应该有不少!

那些神魂异常强大的恐怖存在,想独力去操控这样一座超级法阵,也许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也未尝可知!

杜龙立即联想到自己的恐怖神魂境界,在完成神魂九煅以后,就连他的师尊释迦牟尼都已经无法与之相比拟了。

简单举一个例子,他现在能够轻松地将神魂覆盖整个南赡部洲,而释迦牟尼却仅仅只能覆盖小半个南赡部洲的范围!

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他这个当徒弟的神魂境界已经超越师傅,虽然释迦牟尼拥有着能够秒杀他的实力,可惜神魂境界比他弱的现实却依然存在!

“这座法阵布置下去以后,还能否重新收回来?!”想清楚这一切以后,杜龙终于难掩急切之意,将心中最担心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能!”

回答他的只有最简单的一个字,变异人鱼族大始祖始干仅仅回应了这一个字以后,他就直接没有了下文了。

“很好!”杜龙瞬间明白对方是在重新提条件了,他之所以将那个守护法阵给夸上天去,无非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说吧!你有什么要求才愿意将这套法阵交出来,只要别太过分我或许可以答应下来!”

“大人!小的想要用这个大阵来保住性命,万望大人能够成!”始干有些急切地将自己的诉求说了出来,能够听出他话语当中的那一丝颤音,这家伙显然是看到了最后的保命希望。

“饶你一命没有问题!”杜龙故意沉吟了半晌方才回答道:“但是为了保守这座法阵的秘密,我绝对不能放你离开!”

“大人难道要将小的永远囚禁于此地?!”始干有些不甘地哀嚎道:“与之被囚禁于这个暗无天日的空间内,那还不如直接处死小的好了!大人!小的愿意发下灵魂誓言,从今往后再也不提及跟这个守护法阵有关的任何信息!”

“不行!”杜龙当场拒绝了始干的要求道:“灵魂誓言有漏洞,你也许不敢提法阵二字,但只要提及类似于我手中有域外强大文明产物之类的话语,就足以将我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最多。。。”眼看着始干还要继续争辩下去,杜龙当即沉吟说道:“最多不将你囚禁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内,我可以将你安置在一处风景秀丽如画,当中还有亿万生灵居住的随身洞天世界里面去!”

“这。。。”始干听出杜龙那不容置疑的语气,一时间有些沉吟不决起来:“大人能够得到如此罕见与强大的域外法阵,难道就不能给小人一个真正的自由吗?!”

“这样吧!我最后再退一步!”杜龙脑海中再次闪过一个折衷的方法,当即无比严肃地开口说道:“我也不永生永世都将你困在那个洞天世界当中,等到某一天。。。当我准备离开盘古世界的时候,亦或者在我成功创造出一个永恒世界的时候,就还你一个自由之身!”

“您要离开盘古世界?!”始干猛然一惊,显然没有料到杜龙居然会有如此打算:“还有。。。您竟然想要自创出永恒世界?!”

“那是自然!”杜龙也不愿意向对方解释太多,直接冷声说道:“至于背后的原因并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我最后再问你一遍,这个条件你是否接受,倘若不愿意接受,那就等着承受无尽岁月的烈焰焚魂之痛吧!”

“好吧!”沉吟半晌之后,在生死之间始干终于选择了妥协:“小的愿意接受大人的这个方案,还请大人发下灵魂誓言保证不会欺骗在下,届时小的立马就将整座域外法阵交给大人!”

“很好!本人杜龙愿意用自己的灵魂起誓。。。”杜龙倒也极其干脆,直接当着始干的面就开口发下了灵魂誓言。

随后,在他期待地关注下,一块古朴的阵石从对方神魂能量团中飞掠而出,眨眼间便来到杜龙的面前。

“这是一块能够收藏在神魂空间当中,并且可以自由操控域外守护大阵的阵石,小的已经解除对它的认主,大人可以直接滴血认主,届时自然就会明白应该如何操控它了!”始干看到杜龙眼底的疑惑,立马开口解释说道。

一滴鲜红的血液飞出,瞬间没入那块阵石之中,一股庞博的信息瞬间随之涌入杜龙的神魂当中,而他整个人也开始沉浸于对这些信息的查看研究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