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血影楼主诧异的看了看易秋道:“就是易秋?”

为了击杀易秋,血影楼派出不少高手,然而都被反杀,所以血影楼主对易秋自然也是有所耳闻。

易秋道:“不错就是我。”

血影楼主哼了一声道:“很好,既然们都主动送上门来,本楼主就一并解决便是,说吧想怎么个死法。”

易秋摇了摇头道:“在下活得好好的,可不想死,反倒是血影楼主若是不赶紧离开的话,一会怕是跑不了了。”

血影楼主愣了一下,旋即大笑不止,其他人则也纷纷摇头。

这个剑道圣院的天才,也狂妄到没边了吧。

竟然让血影楼主逃跑,他哪里来的底气说这样的话来!

此刻就连无双院长都觉得易秋是脑子烧糊涂了,急忙说道:“易秋,疯了,在那里胡说什么,还不到我身后来。

然而易秋却充耳不闻,淡淡道:“我已经给过们机会了,既然不珍惜,就别怪我了。”

言毕!

易秋手掌一翻,掌心当中,出现了一个瓷瓶。

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

“这是?”

血影楼主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小子,不会是打算用一个小小的瓷瓶来吓唬我吧。”

易秋笑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瓷瓶,此瓶乃是一件空间法宝,里面不仅空间很大,而且储存着我刚刚收集到的十万生灵之血。”

“十万生灵之血?”

血影楼主错愕稍许,旋即笑道:“那又能如何?”

易秋道:“很快阁下知道了。”

言毕,易秋取出一块漆黑的木质令牌,然后将瓷瓶倾泻,将鲜红的血液,倒入了那令牌当中,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只见那血液倒入了尸鬼令之后,便立刻消失不见,仿佛被令牌吞噬了进去。

那血影楼主和魔道众人见此都没有阻止,而是好奇的站在一旁,想要看看易秋在耍什么花样。

片刻之后,那令牌血光冲天,刹那间凝聚成一道血色光门。

下一刻!

从那光门当中,缓步走出来一个体型健壮的中年男子。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这个中年男子,身材壮硕如牛,棱角分明的脸庞,不怒自威,一双深褐色的眼睛,凌厉如剑,目光中不带丝毫的情感,而这人的皮肤却不似正常人类,而是呈暗青色,更是只穿着一件兽皮裤,犹如蛮荒部族的首领,赤着上身,身上画满了古怪的图案,体内没有半点的人类气息。

不过此人出来的刹那,一股阴冷无比的气息,便以他为中心,弥漫开来,刹那笼罩天地,四周的温度,仿佛都仿佛低沉了下来,本来酷热的炎暑,一下子变成了寒冬,使得在场之人,无不倒吸一口寒气。

“这便是无名墓碑的主人,尸皇圣祖?”

易秋望着那中年男子,内心震动,即使是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传说当中无名古尸,因此内心跟其他人一样感到新奇。

他发现这无名古尸的确跟其他尸皇不同

其他尸皇,都是没有意识的傀儡!

而显然眼前这个尸皇,有自己的意念在其中,如果身上没有人类的气息,说他是活人,也不会有人怀疑。

那无名古尸微微抬起头,凌厉的眼神,扫向四周,宛如一个睥睨天下的君王,审视着自己的领地一般,那可怕的目光,所过之处,无不凝固,连虚空都似冻结了一般。

最后无名古尸的眼神落在了易秋的身上,声音沙哑至极,道:“是将我召唤出来的?”

易秋道:“是我。”

无名古尸道:“本祖收了十万生灵血祭,在这半个时辰之内,可以帮做任何事情,不过超过半个时辰之后,本祖就要回去休息,所以尽快说出召唤我出来做的事情吧。”

“就半个时辰?”

易秋愣了一下,自己费了半天,收集了十万生灵之血,结果却只能让这个无名古尸帮他半个时辰,心里自然是说不出的郁闷。

不过好在的是,他收集的十万生灵之血,还有半瓶,实在不行,再召唤他一次就是了。

“半个时辰,就半个时辰吧。”

易秋指着远处的血影楼主和魔道院长等人,道:“杀了他们。”

无名古尸点了点头,冰冷的目光随即扫向血影楼主等人,道:“们将性命留下吧。”

闻听此言,血影楼主不屑一笑:“哪里来的狂妄之徒,竟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今日我倒要领教一下阁下的手段如何!”

言毕!

血影楼主再次起手,银光涌动,八道银色枪芒破空而出,向着无名古尸轰来。

这一道攻击,可以轻易的攻破无双院长,将无双院长重创,可想而知,威力何等强横,任何八星帝皇,在这攻击之下,都得必死无疑。

然而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

只见那无名古尸轻轻冷哼一声,缓缓伸出一只手掌,凌空一爪,刹那间虚空震荡,那八道银色枪芒,竟然全部停在了半空。

什么?

众人见此,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如此轻松的便将八道银色枪芒拦住,这个无名古尸也太恐怖了吧,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血影楼主也是内心震撼,以他现在的实力,施展出来的神通,放眼整个中元界,都没有几个人能抵抗的住,然而此人竟然毫不费力的挡了下来,而且最可怕的是,他无论怎样用意念驱使,那八道银色枪芒,都浑然不动,仿佛跟他彻底失去了联系似的。

“区区下等圣道,也敢在本祖面前施展,可笑,给我灭!”

那无名古尸大袖一挥,刹那间八道银色枪芒,竟然调转方向,向着血影楼主狂飙而去。

见此情景,血影楼主神色大骇,急忙身形爆退,快如闪电的避开了自己的银色枪芒,不过虽然他的身法极快,避开这道攻击,但是他身后的那些血影楼高手,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被八道枪芒击中,枪芒炸裂开来,形成一道可怕的银色风暴,瞬间将无数血影楼高手和魔道高手灭杀。

“到底是何人?”

血影楼主神色惊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