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湘君打开门等待很久,便看见苏韬从长廊尽头慢慢地走过来,脸上带着一抹笑容,只是面色看上去有些憔悴。

苏韬的心情不错,因为他挑战了自我,解决了乔恩很棘手的病情。

这远比资金账户上多了一百万乃至一千万要更让人振奋。

姬湘君穿着浅白色的职业装,显得冰清玉洁,但眼眸中的光彩,宛如一抹妖刀,让人心悸神摇。

苏韬加快步伐,想要冲过去搂住她,但姬湘君却是连忙用眼神阻止自己,暗示他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苏韬笑了笑,即使有其他人又何妨,他将姬湘君抱在怀里,腾空旋了几圈,劫后余生的感觉很不错。

随后他就看到韩颖双手环保在胸口,安静地看着自己,眼神仿佛想要杀死自己。

姬湘君从苏韬的怀中挣脱,低下头疾步离开,为了避免口舌,她向来注意保持和苏韬的距离。

姬湘君觉得有些尴尬,又有些欣喜,因为苏韬刚才的举动明确地在告诉自己,即使让世界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也不会害怕。

“不用解释一下吗?”韩颖话一出口,顿时便后悔了,自己好像没有资格逼着苏韬为刚才的行为解释。

他俩之间的关系算什么?合伙人?普通朋友?

“我看到她很开心,特别想抱她,所以也就抱了。”

清纯美女化身森林里的小精灵甜美写真

“你难道不知道尊重人吗?”

“下一次注意,我不会在单身狗面前秀狗粮了。”

“我不是单身狗,我喜欢你,原本以为你也喜欢我。”

空气瞬间凝固,苏韬奇怪地望着韩颖。

高高昂着的瓜子脸,有些小懵懂也有些小妩媚,高挺的鼻子、迷离的眼睛、红润的嘴巴、细细而弄的眉毛、圆润的肌肤,还有嘴巴上扬的微妙弧度,每一处都着灵动,每一处都有种属于她自己的美。

表白可以这么操作吗?

坚定而热烈。

“对不起。”苏韬叹了口气,“你别误会,我不是拒绝。而是想要为刚才的行为道歉。我没在意你的心情。其实从你出现在我眼前的瞬间,我便后悔了。我原本是以为其他人在房间里,才会那么肆无忌惮。”

韩颖错愕,笑出声,“你可以不将心里的小猥琐说出来的。”

苏韬耸肩,“因为你对我特别真诚,所以我不能隐瞒你。”

韩颖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双臂。

苏韬很快会意,走过去,将她拥入怀中。

韩颖只觉得被一股轻盈的力量提起,整个人悬在空中,飘飘荡荡地旋转起来,她缓缓睁开眼睛,与苏韬的眼睛对视,黑亮的眼珠,白得发亮的眼白,宛如一道清泉,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一瞬间,宛如清风拂尘,消失不见。

苏韬让韩颖轻轻落地,韩颖伸出手指,点了点他高挺的鼻梁,抹去上面的细密汗珠。

“醋意消失了。”苏韬笑着说道。

“醋意?就是嫉妒吗?”韩颖低声说道,“嫉妒会让失去理智,在作出决断的过程中,导致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失误率,所以我一直在努力避免接触这种情绪,但拜你所赐,我还是学会了。”

苏韬苦笑,“那我岂不是罪魁祸首?”

“也不尽然。”韩颖心情开始变得轻快,“因为你的缘故,TAC集团被我们拿下了。比原计划少投入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资金,降低了后期运营的风险。”

两人边说话,边来到了客厅。

男女之间存在感情,荷尔蒙随时会因此而变得浓烈,苏韬和韩颖的眼神突然交汇在一起,时间和空间顿时安静下来,虽然隔着数米,但两人似乎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然后,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苏韬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感情,是因为觉得韩颖帮助自己很多,又或者觉得她对自己的事业是一个助力,又或者真正认为喜欢她。

韩颖其实是一个特别简单的女人,她在商场上的尔虞我诈,都是通过对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而制定地策略,但她对人心的掌握和感情的控制,其实单纯无比。

她是一个理性到极致的女人,对待感情却纯净如水。

韩颖为了了解自己对苏韬的情愫,她近期看了很多爱情方面的书籍,包括散文甚至诗歌,当跟无数刻骨铭心的爱情逐一印证,她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自己是发自肺腑地喜欢上了苏韬。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原因有很多,绝大多数是为了繁衍后代。

但韩颖认定苏韬,只是单纯地喜欢跟他在一起。

为了一个男人,她可以放弃理智,简直难以置信。

甚至母亲和舅舅都竭力反对,但她依然还是我行我素。

韩颖很喜欢被苏韬紧紧拥抱的感觉,这一刻她可以忘掉一切工作上的事情,让大脑彻底地放空。

理性的时候,韩颖觉得这种放纵是一种堕落,但当情绪如同潮水般涌来,她又难以避免地沦陷其中。

正当两人陷入某种不可控的情绪,朝着更激烈的步骤进发,门口突然传来门铃声,连续不断,带着急促的节奏。

韩颖无奈轻轻推开苏韬,苦笑道:“还是赶紧去开门吧,看看究竟是谁?”

“等我。”苏韬无奈摊手。

韩颖拦住他,用纸巾擦拭他唇角的口红。

刚才苏韬没少吃自己的口红。

苏韬打开门,只见蔡振坤错愕地望着自己。

“你回来了?”蔡振坤反应迅速,讨好笑着。

“是啊,刚回来没多久,你难道不是来找我的?”苏韬奇怪地望着蔡振坤,他还不知道蔡振坤在自己治病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我是找韩女士的。”蔡振坤厚着脸皮解释,“我刚才有所误会,没想到韩女士收购了TAC集团,现在特地过来道歉。”

“不用,你可以离开了。”苏韬变脸,直接关门,将蔡振坤挡在门外。

这家伙是什么玩意,竟然为了个狗屁理由,打扰自己的好事。

主要苏韬对蔡振坤早就已经厌烦,他功利心太重,自以为是地耍小聪明,总把其他人都当成傻子一样愚弄。

韩颖似笑非笑地望着苏韬,“看来你早就知道,TAC集团被收购,更换高层,蔡振坤误以为会放弃在华投资计划,并将失败的责任推在你为约翰尼斯治病上。因为你没履行好治病的责任,或者治病过程中出现差错,以至于让一切没有按照他计划执行。”

“还有这回事?”苏韬虽然知道蔡振坤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没有底线,“这家伙还真卑鄙,我想出去揍他一顿。”

“揍就算了。他已经被我踢出局,刚才应该是过来求饶的。

估计他现在内心特别郁闷,而且还没开口,就被你关在门外。”

韩颖觉得这件事越想越有趣,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苏韬耸肩,风趣笑道:“就是天大的事情,也不应该在刚才打扰咱们刚才那么好着……”

话音刚落,门铃又响了起来。

“看来非要我揍他一顿不可了。”

苏韬以为是蔡振坤不识趣,还想继续坚持,打开门正准备破口大骂,却见姬湘君表情凝重地站在门口。

“你的师父出事了。”

“啊?宋老还是窦老?”

“江清寒。”

“什么?!”

苏韬没想到江清寒会突然出事,他知道江清寒近期会有出国学习计划,还准备等忙完了世界巡医大会活动,约江清寒见一面。

“刚得到的消息,她在培训的地方被人绑架了。”

苏韬捏紧拳头,心情沉入谷底。

“赶紧动用一切资源调查她的行踪。”

其实江清寒被绑架的消息,早就已经传播开,只是苏韬才从乔恩那里回来,刚刚得到消息。

……

凯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嘴角满是冷峻,“还真是个恶毒的老东西。将一块烫手山芋现在丢给我。”

下首站着一个黑皮肤男子,若仔细观察他的容貌,会发现是一张东方脸,肤色是故意晒日光浴晒黑的。

“乔恩是以退为进,故意让我们现在加入战团,好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不堪。”男子沉声说道。

“向华,如果你让现在带人过去,有多少把握拿下那一块基地?”凯斯在扶手上重重地按了按。

“十足把握。”向华咧嘴笑道,“因为我太了解燕隼了。尽管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但我始终关注着他一举一动。”

“不可以轻敌啊,他可是新晋的暗面十八巨头。”凯斯面无表情地说道。

“跟您相比,他就是一粒尘埃。”向华冷笑道,“这一次,我会让他知道,无论怎么努力,都将是我的手下败将。”

凯斯满意点头,“我欣赏你这种为达目的,可以放弃一切的决心。”

等向华离开之后,凯斯按动开关,墙壁上出现一个投屏。

清秀苍白的女子躺在宽大的公主床上,紧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生机。

乔恩那么严重的病情,也被苏韬治好了!

凯斯面色凝重,自言自语道:“难道真要如他所愿,让你的亲生儿子,给你治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