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错了!”

器灵低落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你没错!我错了!方才就应该直接让你回炉重造!”

林修齐快气疯了,这器灵也太不靠谱了。

方才信誓旦旦说要力挽狂澜,用四周的狂暴能量淬炼宝器,铸就道体。

结果可倒好,二档能量都没坚持多久就准备投降了!

二档啊!上高速都受限!你告诉我不行了!

不行就不行吧!你倒是有始有终,收放自如呀!

停不住了!

灭源风暴、玄玉仙光和蛮神血气竟然在一把锹上找到了融合的可能,足以毁掉小半个尊界的能量找到了宣泄口。

别说是林修齐,帝念来了也得跪,无神来了凑双杀!

本命宝器爆炸,自己究竟会收到多大伤害?

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

事实证明,危急关头不能走神!

被这个无聊的问题耽误了一瞬间,器灵带着大锹躲到了他的体内世界中。

大锹可拉风了!

悬在世界中央,引领着一股足以毁灭灵域的能量,接受来自灵族众生的惶恐和惊惧。

林修齐还在想大锹爆掉之后的影响,还没决定是不是放弃来之不易的本命之物,对方先选择放弃主人了。

确切地讲,是拉着主人共患难,要死一起死。

你纵不仁,我也不想不义!

本该果断舍弃本命之物时,林修齐又犹豫了。

然后,他再一次错过了机会,最后的机会。

他曾以第一缕道力凝结出一颗灰色种子,在灵域入体时发芽,也成为了体内世界的核心,就是这株嫩芽……与大锹融合了。

一颗后寸许大小的幼苗以稚嫩的根须踏地,凌空而起,撞在大锹上,瞬间融合。

这一刻,灵域震荡,苍穹破碎,大地崩塌!

雷鸣和霜雪两位大灵尊彻底懵了!

几个意思?我们辛辛苦苦出卖劳力,就换来个毁天灭地的结局?

“林修齐!你这个骗子!!”

“你欺骗了我们!你不得好死!!”

事实证明,在无计可施之时,哭泣和谩骂是所有生灵最后的选择,杀伤力很小,但自以为侮辱性极强。

“不想死的就闭嘴!!!”

林修齐的声音响彻灵域,他的心情已经很差了,这些家伙还在这里煽风点火,心烦!

本命之物竟然背叛了主人,伤心!

器灵不停地道歉,林修齐也只是责备了几句,没有做什么!

若是撑不住这三合一的毁灭威能,只有魂飞魄散,还和一个器灵较什么劲。

灵族众生被这一声厉喝镇住,竟然有一丝发自内心的恐惧,连当初面对道灵少主之时也不曾有过。

难道是玩得太入戏,形成了习惯?

“助我炼化能量!”

林修齐的声音再次传来,语气不容置疑,雷鸣和霜雪还能凭意志抵抗一番,其他灵族部摆出修炼姿势,实则是在祈祷,遵循世界之主的意愿。

“哗——”

大雨倾盆而下,雨滴落在大地山川之上,化作精纯的生机,滋润万物。

草长莺飞,万物升腾!

灵域的时间像是加快了十倍、百倍!

在进入林修齐体内之时,灵域几近毁掉,已是一片废墟,距离恢复原本模样少说需要几百年。

如今,这个速度却提升了几百倍!

这哪里是雨水,分明是仙浆圣露!

灵族众生沐浴着雨滴,气息迅速攀升,合道境以下之修纷纷开始进阶,突破境界。

合道境之上的仙灵于一瞬之间生出大量感悟,接连进入顿悟状态。

灵域和灵族陷入了不正常的“生长”状态,却没人去注意雨水是怎么来的。

若从极远处朝天空望去,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沙漏顶天立地。

沙漏的上半扇形部分是由灭源风暴、玄玉仙光和蛮神血气组成的,分为三个方向,汇聚在一起。

沙漏的下半扇形部分是瓢泼大雨,覆盖了大地。

中央部分,那个细小的连接处,是一把绝望的大锹。

锹柄上闪烁着灰色的仙光,远远望去像是一根柔弱的树干,近距离查探却变成了普通的手柄。

器灵很痛苦,他变成了能量的中转站,既要承受三种能量的汹涌澎湃,又要忍耐灵族众生的祈愿之力。

至于释放的雨水,其实是沿着裤角流下来的!

他尿了!

并不是吓得,而是莫名其妙地就尿了!

仿佛只有这种形式最适合散播转化后的能量!

不知灵族众生得知真相后,会不会火祭了自己!

但,现在他最关心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和灵域世界的联系越发紧密,像是要和天地融为一体般,心情舒畅却总是有些发慌,好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若是能够完掌控灵域,他就有资格和林修齐谈判了,至少……要阻止那家伙发飙才行。

器灵方才是一时糊涂,也可能是保命本能发作,总之本命之器背叛主人是大忌。

亏得没有遇到过其他器灵,否则在圈子里会永远抬不起头的。

“你他喵的有时间胡思乱想,就快给我力炼化!”

林修齐的吼声传入器灵脑中,吓得他差点忍住尿意,随后拼命按照林修齐的指示去做。

灵域之中一片欢乐祥和,林修齐身在尊界却是倒霉透顶。

结界中的力量完由他自己承受,每一个细胞都在承受着千刀万剐的痛处,他已经失去了人形,亿万细胞散在空中,接收着能量的洗礼。

亏得异变之后,结界陡然缩小,只有两丈左右,挡住了所有视线,否则别人会以为他神形俱灭了。

结界之外,帝念和无神依然看不清相貌,但总觉得二人有点慌。

七万公里之外的结界极速缩小,这是要爆炸的前奏吗?

比试一场接着一场进行,算得上高潮迭起,已经有“种子选手”亮相了。

郝功允作为第一位登场的十尊者,引来了无数关注。

他的对手是来自帝仙宫陆吾家族的长老,陆天门。

已经有过几位妖修大能以燃烧血脉的方式提升战力,完成了逆转,帝仙宫和无神殿的声势大振。

“郝道友!得罪了!”

陆天门起手便是血脉逆行之术,欲与郝功允硬拼,却只觉得五色仙光一闪,失去了知觉。

一招制敌!

郝功允面露睥睨之色,仿佛陆天门只是一个晚辈,根本不配称之为对手。

“郝尊者这么强吗?听说他的五行天道并不是速分胜负的类型!”

“不对!是尊者变强了,他的压迫感已经不逊于方泽凡圣皇了,身为仙尊实在不容易!”

“看来尊者永远不可小视!本以为新晋强者会有一番作为,如今看来……很难!”

玄玉宫庞大的队伍中,劫运盯着光幕中的郝功允,不自觉地将拇指放在嘴边,习惯性地咬起了指甲。

这家伙竟然变强了,而且不是一星半点。

在以往的战神名册中,她位列第十四位,恰好压住郝功允,第十三位是成汐瑤。

如今看来,郝功允至少和成汐瑤差不多,或许已经堪比第十二位的方泽凡了。

该怎么办!

要不要请求林修齐变身,来一次“加急业务”,或可心有感悟,临阵提升一波。

就在这时,十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玄奇身旁。

他原打算定位林修齐的,而后想起对方可能在结界之中,自己还是不要强行作死了。

“十兄!你回来了!”

“玄奇兄!这就是我说过的黑色液体!”

说着,十将缪家妙篁林中发现的黑液交给玄奇,同时看向远处的丈二光球。

“林兄在那里?”

“嗯!原本有一百公里大小,忽然变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

“先前的大爆炸真的那么刺激……咳咳!那么惊人?”

“十兄!你是不是被林道友带坏了?”

“胡说!只是没能在尊界危难之时略紧绵薄之力,内心惭愧!”

“……”

玄奇无语了,这妥妥是被林修齐传染了,六千五百万年的习惯被毁得稀碎。

他连忙收敛心神,生怕自己也被传染了,毕生的报复尚未实现,怎么可以松懈呢!

经过三分钟的分析,玄奇找到了黑色液体的来源。

“十兄!这东西曾经在望神塔出现过!那里左邻仙域,右邻圣域,可同时采集两种能量,明明是很不错的东西,却只是昙花一现,不知是什么原因!”

“望神塔?那里是修士交易之所,岂不是断了线索!”

玄奇摇头道:“我也曾追踪过这种材料,但始终没有结果!”

“好吧!多谢!”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个诡异的声音响彻天地,好像呻吟声。

帝念的仙光都暗了一瞬,声音是从结界光球中传来了,该不会是要爆炸吧。

亿万人不自觉地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恰好莫念诚在罗天战擂第七光球中一招击败了来自东方圣殿的钮清圣皇,此人在原战神名册之中排名九十七位,而被郝功允击倒的陆天门时第九十六位。

牛刀小试!

他绝对是十尊者级别的强者了,正有些得意,却发现没人关注他。

“啊~~~~”

一个慵懒的哈欠声掩盖了一切声音,林修齐伸着懒腰出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