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拍金额没有再提升,虚拟屏幕上浮现出一个闪烁的红色方框,意义不明,同时一阵敲门声突兀的响起。

屏幕右下角很快弹出了一个小窗口,是拍卖场人员公式化的声音。

“尊敬的客人,有位来自贵宾房的客人想要见您,他自称是烈焰鬼帝的下属,请问是否接待?”

楚天遥沉吟半晌,淡淡答道:“让他进来吧。”

房门很快就被推开,一位留着利落的红色短发,发丝根根竖起,周身包裹着火焰外衣的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他的外表,便是清晰揭示了他的师承。

那人走到楚天遥面前,恭敬的垂首施礼:“熔岩地狱烈焰鬼帝座下火岩,参见九尊者。”

这火岩在熔岩地狱的地位,就如森沧在阴风地狱相仿,都是代替自家主子,行使势力内部的管理权。

而楚天遥也同样敏感的看出,他的本体,是一种有些奇特的岩浆生物。

在熔岩地狱这样,处处都流淌着火焰和岩浆的地带,在日复一日的冲刷中,积聚在一处的岩浆偶然产生了灵智,开始自主修行。但这样诞生的妖物,就和植物妖类相似,在妖族是最低等的一种。

它们灵智低微,没有启蒙者引路,体内也没有妖类天生凝结的元丹。它们的修行,只能是被动吸收天地妖气,在无尽岁月中淬炼体魄,滋养神魂。所以寻常妖物修炼百年就可幻化人形,它们却是需要耗费千年万年。

由于活动范围有限,它们不能像其他四肢灵活的妖物一样,自由自在的奔跑,看遍世间繁华;只能扎根在最初诞生的一处,注视着身前的这一方狭小世界,一看就是万年流逝,沧海桑田。如此,它们的阅历和心性,自然是要远逊于其他的妖族同类。

这火岩能以岩浆之体,修炼至此,又得到烈焰鬼帝的器重,看来还是有些本事的。楚天遥在心底这样飞快的想着,面上却还是半点不显,自顾摆出九尊者的优雅风度,就等他有什么话说。

清纯可爱美眉喜爱嘟嘴自拍

“鬼帝大人猜想,现在与他竞争‘混元碎’的,应该就是九尊者大人,看来果然不假。”火岩慢条斯理的说着。他虽是一副年轻人外表,言行间却更像是一个沉稳的中年人。

火系修士,大都性烈如火,就如烈焰与六御魔君,都是这般。而这火岩却能始终保持从容,单这一点,他这熔岩地狱护法之位,便是名下非虚。

楚天遥心底暗哼一声。他早该想到,刚才那个大手笔砸钱,把竞拍价一次抬高了近二十亿的人,就是烈焰鬼帝!

“所以呢?”他淡然一笑,心下已是有了几分猜测。

火岩继续答道:“鬼帝大人说,这件礼物,也许您二位都是打算赠送给罗刹鬼帝。如此相争,就好比是左手在跟右手打架,毫无意义。”

“所以,如果九尊者答应,稍后不要参与争夺凤凰泪,鬼帝大人就答应将‘混元碎’拱手相让,不知九尊者意下如何?”

楚天遥脑中迅速转过了一系列的念头,面上仍是波澜不惊:“让烈焰兄放心,本尊对凤凰泪,本就并无兴趣。”

“此外,顺便再转达他一句,九幽殿与四方鬼帝,是最好的朋友,莫要受了别有用心之人的挑拨。”

在这番短暂的交流中,他已经想通了许多。

贵宾房其他客人身份不明,竞争拍品时,自己和同时被曝光的烈焰鬼帝,自然会第一个想到对方。那位神秘拍卖师,这是有意要激起他们的冲突。

至于为了什么……也许就是刚才那个妖族服务生,以及这火岩同时提到的“凤凰泪”了。

既然火岩的任务达成,其后他又说了几句简单的场面话,就告辞离开。

慕含沙看着火岩的背影,皱了皱眉,不禁为九尊者感到不平。

对方自己闭门不出,只遣个下人前来传话,真是好大的架子。如果是罗刹鬼帝也就罢了,以他的实力和地位,确实有和九幽殿尊者平起平坐的资格,但那烈焰鬼帝又算什么?倒是玩得一手狐假虎威!

再看那虚拟屏幕上,红色方框已经消失了。想来那也是贵宾房的特权之一,宾客可以暂时叫停拍卖,在房内发起的请求,会同步显示在展台的屏幕上。其后同样可以经由房内按键取消,倒真是非常方便。

那边,拍卖师也宣布,“混元碎”已经有了买家,以八十二亿灵石的价格成交。

没过多久,就有拍卖场人员敲门进入。

“尊贵的客人,恭喜您竞拍成功。”那位侍者手里拿着一张单据,躬身递上,“这是026号拍品‘混元碎’的票据存根。等拍卖结束之后,您可以凭这张单据,到后台付款,以及领取拍品。”

楚天遥漠然点头,拿过单据并未多看,就随手交给了慕含沙保管。

而他自己,则是饶有兴致的翻看起了拍品说明书。

“凤凰泪……凤族公主被爱人背叛后,流下绝望的眼泪……”

仿佛一颗突然投下的石子,在他心底激起了片片微妙的涟漪。

自己也曾经利用过很多人,背叛过很多人,她们也会为自己哭么?也会流着眼泪,诅咒自己永生永世么?

眼前光影晃动,玎莎哭泣的画面一闪而过。她还是记忆里的那个她,却不再是童年时那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她怨恨他让自己失去了父亲,痛斥他负心薄幸。然后,她消失了。

接着出现的是雪影。即使珠泪盈然,但她那如冰雪般精致的容颜,依旧美丽如初。和玎莎不同,她不会哭得歇斯底里,她只会冷漠的望着,仿佛这个人,已经和她的生命没有任何关系。

她痛斥自己弃她而去,让她受了多年苦楚。然后,她也消失了。只剩下那双仇恨的眼底,寒意犹在。

不……他并没有背叛她们,他只是为了更长远的利益,暂时牺牲了她们……

为了利益,他引狼入室,帮助焚天派毁灭了玄天派,让玎莎一夕间家破人亡;同样是为了利益,他放任雪影留在洛家,希望借助她,将洛家更牢靠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那都只是暂时的,当他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时,他就会加倍的补偿她们!

然而,等他回头的时候,她们却都已经不会留在原地等待了。

雪影已经宣称,要和他一刀两断。至于玎莎,那就更不用提,她早就恨透了自己。

是他亲手,把一个曾经最爱自己的女人,变成了最恨自己的,这又怪得了谁呢?

凤凰泪的诅咒,仿佛也化为了那两个女子的怨念,令他刺痛心肺。

“九尊者,您怎么了?”注意到楚天遥神情有异,慕含沙也是关切的询问道。

“……没事。”楚天遥从回忆中醒过神,有些疲劳的摇头苦笑,“只是觉得缘分真的很短暂。如果以后有一段爱情摆在眼前,就努力去抓住吧。因为错过了一刻,很可能就是错过了一生。”

如果当初,他没有做过那些亏心事……今天他仍然只是玄天派的一个小弟子,有师父和大师伯疼着,有玎莎爱着,有师兄弟们崇拜着,那样的话……他会不会比现在更开心?

慕含沙却是一阵莫名,不知九尊者为何忽然说起这个。

爱情这种东西,他不懂,也不准备碰。试想,一个连亲生父母都不爱的孩子,将来真的会有一个女孩,真心实意的爱着他么?就算有,或许也只是贪图他九幽圣使的地位吧……

他只知道,九尊者是他的恩人,他只要一生侍奉恩人就够了,其他什么爱情……那太虚,太远了。

……

“下面将要竞拍的,是商业区一幢黄金大楼——腾飞大楼!”

“起拍价,三十亿灵石!”

“混元碎”之后的拍卖,再没有什么特别。凤薄凉、楚天遥和西陵辰,一直是全程作壁上观,倒是烈焰那边,随手砸钱,抢下了不少拍品,堪称现实版的“有钱任性”。

终于到了上半场的压轴戏,也就是腾飞大楼的房产竞拍。

整个拍卖场内,一时都是空前兴奋起来。

一幢办公大楼的归属,本来除了专业的房产商人,跟大多数人都是无关的。反正不管大楼归谁,他们还是要照常打工,照常上班,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

但经过此前的舆论造势,“腾飞大楼”的相关信息几乎天天登上热搜,对吃瓜看戏的群众来说,第一次有一场商业战争,距离自己如此之近。而他们也真的产生了兴趣,好奇这幢大楼究竟花落谁家。

除了那些重金在地下赌场下注的大佬,就连不少普通人,都兴致勃勃的在一些网站或群组内进行了小型的赌注,就赌西陵辰和贾大富,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因此拍卖一开始,哗然一片的气氛中,也是纷纷有人举牌竞价。

“三十二亿灵石!”

“三十三亿灵石!”

贵宾房内,柳茉尽职的提醒着西陵辰。

“会长,腾飞大楼到了。”

西陵辰眼中快速闪过一道暗光,手指在股市内最后一次按动后,就将玉简收起,坐到了虚拟屏幕前,专心等待。

竞价的最初,他似乎还不打算立刻出价。

柳茉也坐到了他身边,借着查看屏幕的机会,却是故意将身子和他挨得很近。

大厅内。

“三十五亿灵石!”

“三十八亿灵石!”

各方竞价声源源不绝。

“老板,咱们要不要也开始出价?”贾大富身旁的助理听着场内的喧嚷声,一面低下头,向老板悄声询问。

“不。”贾大富冷静的一摆手,这时的他,还真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气度。

“现在贵宾房还没有动静,我们也不能先乱。”

“等!等西陵小儿先出价,我们再跟上。”

这两人在初期同时选择等待,一方面是在无形中给对手施加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对方首先出价,就可以看清敌人的底牌。

“四十亿灵石!”

“四十四亿灵石!”

拍卖场内,其他的几位房地产老板也在相继出价。

虽然知道有那两位大佬在,大楼的所有权基本是不会落到他们手上,但不管怎样,搏总是还要搏上一搏。也说不定他们两败俱伤,最后就轮到自己“渔翁得利”呢?

就算不行,先把总价抬高,让他们在竞拍成功后,不得不“大出血”一次,也是好的。

“四十五亿灵石!”

“四十六亿灵石!”

同时,也有一些拍卖场请来的托在抬价。

就算是世界第一的拍卖场也不能免俗,在大型拍卖中,同样是会请来几个托,帮忙哄抬价位,毕竟谁都不会嫌钱太多。

而这些托也是训练有素,他们分布在会场各处,每次加价,一般是一亿一亿的加。既能抬高价位,又不至于一次将价格抬得太甚,让真正的竞拍者失去了信心。

“四十八亿灵石。”凤薄凉也像闹着玩一般,举牌出价。

贵宾房内,西陵辰终于第一次按动了屏幕。

“贵宾房客人,出价五十亿灵石!”

随着拍卖师不紧不慢的进行通报,大厅中的贾大富,终于狂喜的猛一握拳头。

“西陵小儿,终于耐不住了!”

他自然欢喜!对手比他先忍耐不住,也就说明在竞拍初期,是他先胜了一步!

有了这个好兆头,他也一定能拿下最后的胜利!

“五十五亿灵石!”贾大富也举起了牌子。

这两位大佬先后出价后,会场中的竞争氛围,明显就下降了许多。

随着价格被不断抬高,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随便玩玩的地方了。还是专心当个观众,等着看戏吧。

……

“贵宾房客人,出价六十八亿灵石!”

“七十亿灵石!”

“贵宾房客人,出价七十三亿灵石!”

到了后期,果然如众人所料,只剩下拍卖师不断报出贵宾房客人的出价,以及贾大富紧随其后的竞价了。

托们都安静了下来,其他的房地产商人也放下了牌子。不知不觉的,当全场从最初的狂欢中冷却,当人们亲身融入了竞价现场,仿佛同样有一根紧绷的弦,勒住了每一个人的喉咙。

谁是最后的赢家,谁才能笑到最后?

“七十七亿灵石!”

“贵宾房客人,出价八十亿灵石。”

这场漫长的竞争,好似永远都不会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