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普通修士而言,聚美楼的事与他们毫无关系。

他们每日都在为了日常修炼抓破头皮,没太多心思去理会大人物之间的斗争,就算听到一些零星消息,惊叹两声过后,然后又忙碌自己的事。

此时,冷月宗众多高层一脸愤怒,薛家的事虽然隐秘,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冷月宗还是得到了消息。

冷月宗的宗主,名叫静玄,她也是林仙子的师父,此时她一双凤目环顾四周:“诸位,薛家提请,我们该如何应对?”

下面坐着的人脸色也非常难看,林仙子是凤凰血脉的事一直是冷月宗的秘密,除了他们几个知道之外,外人一概不知,消息如何走漏的事已经调查不清楚,现在大家凑在一堂,是如何度过眼前这一关。

凤凰血脉,在仙域属于稀有血脉,而且林仙子还是罕见的冰凤,成长空间极为强大。

一旦成长起来,冷月宗一跃成为仙域顶尖势力也不在话下。

薛家派人前来提亲,其目的显而易见,便是想把凤凰血脉带入薛家,成为薛家的人,只要等凤凰血脉成长,薛家又将多出一位堪比薛神剑的强者。

“薛家势大,我们若是直接拒绝,定会让薛家颜面无光,如果薛家以此为借口对我冷月宗动武,这事该如何应对?”静玄看到下面没人说话,开口道。

“其实与薛家联姻也不是不行,如此一来,冷月宗与薛家就是姻亲关系,对我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另外一名长老犹豫了片刻才说道。

听到这句话后,在座的人脸色一沉,谁也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集中在说话之人的身上,她是冷月宗的二长老静香。

看了她几秒,静玄这才阴沉的开口:“静香,凤凰血脉是不是透露出去的?”

悠然野外写真美女

静香道:“师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静玄冷冷道:“现在大家都在想怎么应对来势汹汹的薛家。”

静香说:“我刚才说的也是应对之法,难道师姐想凭我们冷月宗跟薛家对抗?若真是如此,就是冷月宗的千古罪人,我们冷月宗在龙青郡虽然还不错,可是与薛家这尊庞然大物相比,更应该有自知之明,我只是不希望冷月宗被灭种罢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皱起眉头,他们又何尝不知。

只是这凤凰血脉就这样拱手让人,她们又如何甘心。

静玄皱眉道:“有没有一种方法,既不得罪薛家,又能让凤凰血脉留在冷月宗?”

“呃……”

在场的人都没说话,她们倒是有有这种想法,可是能行吗?薛家来势汹汹,势在必得,冷月宗就是倾全宗之力,也抵挡不住薛家的怒火。

“宗主,我倒是有个想法。”这时,一名长老开口。

“都什么时候了,有想法就说出来。”静玄神色有些不耐烦。

那位长老慢悠悠的说:“现在薛家也还没有对外公布前来提亲,我们何不把消息扩散出去,给林仙子弄一场招亲会,林仙子招亲,这样的消息传开,不知道多少宗门的青年俊才蜂拥而至,我们冷月宗在提出条件,招亲者,必须入赘冷月宗,到时候林仙子还是咱们冷月宗的人,那时就算薛家想要对我冷月宗发难,也没有合适的借口。”

此言一出,在座的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静玄道:“没错,这样一来,薛家也无话可说了,他薛家的子弟没有本事,想来也没脸发难。”

“这主意倒是不错。”静香长老也点头赞同。

“这件事必须尽快,立刻去办,必须在薛家抵达龙青郡之前把消息传出去。”静玄精神一震,只要凤凰血脉还留在冷月宗,冷月宗里面多出一个男人并不算什么,那时候还不是由冷月宗说的算。

薛家当然也知道事情紧急,当天下午就到了龙青郡。

而无垢宗早就得到了消息,三位仙王便亲自登门拜访。

“无袖公子,修文公子,欢迎两位到龙青郡,还请移步无垢宗。”孙宗主上前,撩开长袍,跪在地上。

作为薛家曾经的剑奴,孙宗主姿态非常低,而且他还指望两位公子帮他报仇,态度更是恭谦,没有一点一方雄主的样子。

再说了,他也很清楚无垢宗之所以能在龙青郡站住跟脚,甚至成为龙青郡第一势力,都是因为薛家的缘故。

别看他是仙王,可是薛家并不缺仙王。

无论从哪一点,无垢宗三位主事者对薛家都非常恭敬,与之前在薛家当剑奴时,跟在薛家当剑奴时别无他样。

薛无袖对他们的表现还是很满意,上前把他扶了起来,客气道:“孙宗主客气了,现在是一方雄主,无垢宗的宗主,切不可行此大礼。”

“老奴一日是薛家的剑奴,终身也是。”孙宗主道。

薛无袖笑道:“孙宗主忠心耿耿,我们当然明白,修文,快来见过孙宗主。”

孙宗主看着薛修文,立马赞赏道:“修文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真是令人羡慕,而且修文公子还是太天宫的精英弟子,我还听说,修文公子在古战场更是大发神威,为主人立下大功,真是后生可畏。”

“孙宗主客气了,我也只是运气好,在古战场捡了些便宜。对了,我听说令郎也是人中豪杰,怎么不见令郎到来?”薛修文含笑,对于孙宗主的吹捧,一一笑纳。

可谁知道,这时候孙宗主的脸色已经沉到了极点。

薛修文看了一眼薛无袖,有些疑惑。

孙宗主道:“实不相瞒,两位公子,小轩在前几日被人逼死了。”

薛修文两人一脸吃惊。

孙宗主摸了摸眼泪:“小轩得罪了雷剑丹王,被雷剑丹王活活的逼死了,这事老奴本不该说的,可是修文公子问起,老奴又不敢隐瞒。”

“又是这个雷剑丹王!”

薛无袖脸色一沉,狠狠地摔一下衣袖,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上次在丹城被雷剑丹王羞辱的事还没过去,现在又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怒火噌的一声冒起。

薛修文也皱起眉头,对于这雷剑丹王,他还不知道就是王欢。

要不然,早就暴走了!

孙宗主擦干泪水,道:“两位公子,这件事先放到了一旁,一切都先以修文公子的婚事为重,两位公子有什么吩咐,尽管交代老奴。”